苏晓康:六四后果全球承受 西方应深刻认识-世界七大武术家

作者:世界上最小的国家发布时间all:2020年06月04日 15:34:38  【字号:      】

苏晓康:六四后果全球承受 西方应深刻认识

苏晓康:六四后果全球承受 西方应深刻认识

六四事件31周年,作家苏晓康说,六四改变人类历史,今天的世界正承受六四后我党发展经济以壮大自我、同时因恐惧丢失政权而更加专制的苦果,但西方社会对此体认还不够深刻。▲八九民运爆发后,「河殇」总撰稿人、作家苏晓康(右四)曾与多名知识分子上街声援学生。(图/中央社/苏晓康提供)苏晓康2日与王丹等人获美国国务卿蓬佩奥(Mike Pompeo)会见,他在行前接受中央社记者采访时说,在中国禁止讨论的情况下,谈纪念六四对今天的中国没什么意义,但是,理解和反思六四事件,对西方社会来说愈来愈重要。他说,西方政治人物和评论家不容易明白,我党政权因1989年的六四屠杀而有了严重的「亡党亡国、丢掉天下」的焦虑,而这是六四和当今中国政治最重要的关系。六四镇压后,我党领导人邓小平提出「韬光养晦」之说,加上1970年代末以来的「改革开放」,30年下来,中国的经济起飞,透过全球化也俘虏了西方文明。苏晓康在去年底出版的「鬼推磨:中国魔幻三十年」一书中,梳理了大屠杀后中国社会的种种变化以及西方绥靖主义的后果。他说,六四危机令我党「生死存亡」,却「死而后生」,也塑造了一个新的集权形态,令西方至今束手无策,人类不知道明天在哪里。1988年时,苏晓康因担任电视纪录片「河殇」的总撰稿人,已成为文化界享誉全国的人物,隔年他曾参与连署并在天安门广场上声援学生。他说,当时学生并没有要推翻执政者,但邓小平立刻认为政权要丢失了,采取开枪镇压,「我想,邓小平也知道自己失策了,杀鸡不需用牛刀,付出了太大的代价」。开枪杀人这一步走出去后,就没有回头路了。苏晓康说,邓小平认为把经济提升,人民会暂时忘掉六四,但不可能真的忘掉,我党必须为杀人不断付出代价;就因为怕丢失政权,必须自外于国际规则和普世价值,搞自己的一套。在苏晓康看来,几乎没有西方的政客或评论家看到六四屠杀对他们有什么影响。即使中美现在对立,主要基于觉得中国占了他们的便宜、只想到公平交易的问题,这说明了西方政客始终没懂得「韬光养晦,改革开放」这两句话的真义,也没去认真探讨「中国崛起」和六四有什么关系。他分析,所谓韬光养晦,就是「我卧薪尝胆,等我起来就要灭你」,这是「中国式的阴谋」。邓小平之后,江泽民时代仍低调主张「闷声发大财」;胡锦涛时期尽管开始压制民间社会的异见,但也没有要和西方抗衡的意思;到了习大大主政的时代,则是野心外显,大力宣传「一带一路」等政策。苏晓康认为,如果西方国家能体认到六四与当今世界局势的关系、了解我党究竟是怎样的政权,「我认为他们会从很多方面瓦解这个政权」,就像1950年代美国杜鲁门主义的反共战略一样,对我党围堵。然而,和当年的「老大哥」苏联不同的是,经过30年的发展,中国经济体量成为全球第2,除了富豪外,绝大多数的教授、作家、演员以及城市工人等阶层都分享了政权给予的利益,而年轻学生族群则是被官方宣扬的民族主义成功洗脑。经济上,西方国家难以拒绝和中国做生意;政治上,也很难看到欧美国家想要影响中国。苏晓康认为,要改变中国政治,必须影响中国的民间社会,但他看不到欧美影响中国社会的作为。反而我党在六四后对任何可能的「境外势力」处处设限以防止「和平演变」,还输出锐实力「讲好中国故事」。今年的六四纪念日,正值全球关注武汉肺炎疫情及北京强推「香港版国安法」,苏晓康强调,这些都可以追溯至西方绥靖主义的报应或后果,尤其疫情危机更显示西方领先地位不再,西方国家是时候重新理解六四。 




四大凶兽整理编辑)

专题推荐